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盈盈彩 > 宋太宗赵匡义 >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工下题。 刘温叟字永龄河南洛阳人。性重厚高

归档日期:10-03       文本归类:宋太宗赵匡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刘温叟,字永龄,河南洛阳人。性重厚正派,七岁能属文,善楷隶。显德初,迁礼部侍郎、知贡举,得进士十六人。有谮于帝者,帝怒,黜十二人,左迁太子詹事。温叟实无私,后数年,其被黜者接踵登第。

  宋初,改刑部。修隆九年,拜御史中丞。丁内艰,退居西洛,旋复本官。三年,兼判吏部铨。一日晚归由阙前,太祖方与中黄门数人偶登明德门西阙,前驺者潜知之,以白温叟。温叟令传呼如常过阙。明天请对具言人主非时登楼则近侍咸望恩宥辇下诸军亦希赏给。臣于是呵导而过者,欲示众以陛下非时不登楼也。太祖善之。宪府旧例,月赏公用茶,中丞受钱一万,公用亏空则以赃罚物充。温叟恶其名不取。任台丞十二年,屡求代。太祖难其人,不允。开宝四年被疾,太祖知其贫,赐器币,数月卒,年六十三。

  太宗正在晋邸,闻其清介,遣吏遗钱五百千,温叟受之,贮厅西舍中,令府吏封署而去。来岁重午,又送角黍、执扇,所遣吏即送钱者,视西舍封识宛然,还以白太宗。太宗曰;“我钱尚不消,况他人乎?往时纳之,是不欲拒我也;今周岁不启封,其苦节愈睹。”命吏辇归邸。是秋,太宗侍宴后苑,因论当世名节士,具道温叟前事,太祖屡屡赏叹。

  雍熙初,子炤罢徐州考核推官待选,以贫诣登闻求注官。及引对,太宗问谁氏子,炤以温叟对。太宗愀然,召宰相语其事,且言当今大臣罕有其比。因问:“炤当得何官?”宰相言:“免选认为厚恩。”帝曰:“其父有清操,录其子登朝,庶足示劝。”擢炤太子右赞善大夫。炳、烨并进士登第。

  A .明天请对/具言/人主非时/登楼则近侍/咸望恩宥/辇下诸军亦希赏给B .明天请对/具言/人主非时登楼/则近侍咸望恩宥/辇下诸军亦希赏给C .明天/请对具言/人主非时/登楼则近侍咸望恩宥/辇下诸军亦希赏给D .明天/请对具言/人主非时登楼/则近侍/咸望恩宥/辇下诸军亦希赏给(2)下列对文中相干实质的讲明,不精确的一项是( )?

  A .著作发轫说刘温叟“七岁能属文,善楷隶”,这里的“楷隶”指的是“汉字七体”(汉字书写形体演变的七种格式)中的“楷书”和“隶书”。B .第二段说“一日晚归由阙前”,“ 阙”是皇宫门前双方供眺望的楼,也常用来借指“朝廷”,如张养浩《山坡羊•潼闭心古》说“宫阙万间都做了土”。C .文末说“炳、烨并进士登第”,科举殿试入选分为三甲,一甲三名,赐“进士登第”称谓,第一名叫状元,第二名叫榜眼,第三名叫探花。D .本文节选自《宋史•刘温叟传》,《宋史》和司马迁的《史记》、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等二十四部正史,被清代乾隆天子钦定为“二十四史”。(3)下列对原文相闭实质的概述和阐发,不精确的一项是( )!

  A .刘温叟脾性正派,聪明过人。他七岁就能写著作,擅长楷书、隶书,其后正在任御史中丞时,由于母亲仙游,退居西洛,不久规复了旧官。B .刘温叟唯才是举,刚正无私。他负担科举时,有人诬陷,天子怒将其入选进士中的十二人辞退;但其后的原形声明,这十二私人都是有才力的。C .刘温叟正大正直,抵制贪污。御史府的准则,每月赏给公用茶,御史中丞得钱一万,公用亏空能够用罚物添加,刘温叟对中丞不满,于是不取用。D .刘温叟耿介传家,受到奖赏。他的儿子被罢官待选,因家贫到朝廷哀求审查成果;朝廷撤职其子待选行为厚恩,并将他晋升为太子右赞善大夫。(4)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今世汉语。

  荆轲奉樊於期头函,而秦武阳奉舆图匣,以次进。至陛下,秦武阳色变振恐,群臣怪之,荆轲顾乐武阳,前为谢曰:“北蛮夷之在下,未尝睹皇帝,故振慑,愿大王少假借之,使毕使于前。”秦王谓轲曰:“起,取武阳所持图!”!

  轲既取图奉之,发图,图穷而匕首睹。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之。未至身,秦王惊,自引而起,绝袖。拔剑,剑长,操其室。时恐急,剑坚,故不行立拔。

  荆轲逐秦王,秦王还柱而走。群臣惊慌,卒起不料,尽失其度。而秦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兵;诸郎中执兵,皆陈殿下,非有诏不得上。方急时,不足召下兵,以故荆轲逐秦王,而卒惶急无以击轲,而乃以手共搏之。

  荆轲奉樊於期头函,而秦武阳奉舆图匣,以次进。至陛下,秦武阳色变振恐,群臣怪之,荆轲顾乐武阳,前为谢曰:“北蛮夷之在下,未尝睹皇帝,故振慑,愿大王少假借之,使毕使于前。”秦王谓轲曰:“起,取武阳所持图!”?

  轲既取图奉之,发图,图穷而匕首睹。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之。未至身,秦王惊,自引而起,绝袖。拔剑,剑长,操其室。时恐急,剑坚,故不行立拔。

  荆轲逐秦王,秦王还柱而走。群臣惊慌,卒起不料,尽失其度。而秦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兵;诸郎中执兵,皆陈殿下,非有诏不得上。方急时,不足召下兵,以故荆轲逐秦王,而卒惶急无以击轲,而乃以手共搏之。

  罗亨信,字用实,东莞人。永乐二年进士。仁宗嗣位,始召入为御史。监通州仓储,巡按畿内。

  英宗登位之三月,擢右佥都御史,练兵平凉、西宁。正统二年,蒋贵讨阿台、朵儿只伯,亨信参其军务。至鱼儿海,贵等以刍饷不继,留十日引还。亨信让之曰:“公等受邦厚恩,敢临敌退却耶?死法孰与死敌?”贵不从。亨信上章言贵逗遛状。帝以其章示监视尚书王骥等。来岁进兵,大破之。亨信以参赞功,进秩一等。

  父丧归葬。还朝,改命巡抚宣府、大同。参将石亨请简大同民三之一为军,亨信奏止之。十年进右副都御史,巡抚如故。时遣官度二镇军田,一军八十亩外,悉征税五升。亨信言文天子时诏边军戮力垦田毋征税陛下复申命之今如何忽为此举?塞上诸军,防边劳苦,无他生业,惟事田作。每岁自冬徂春,迎送瓦剌使臣,三月始得就田,七月又复刈草,八月从此,修治闭塞,计一岁中曾无歇暇。况边地硗瘠,霜早收薄,若更征税,则民不复耕,必致窜逸。计臣但务积粟,不知人心不固,虽有粟,将谁与守?”帝纳其言而止。

  初,亨信尝奏言:“也先专候衅端,以图犯境。宜预于直北闭键,增置城卫为备。否则,恐贻大患。”兵部议,寝弗成。及土木之变,情面汹惧。有议弃宣府城者,仕宦军民纷然争出。亨信仗剑坐城下,令曰:“出城者斩!”又誓诸将为朝廷遵守,人心始定。也先挟上皇至城南,传命启门。亨信登城语曰:“遵命守城,不敢擅启。”也先逡巡引去。赤城、雕鹗、怀来、永宁、保安诸守将弃城遁,并按其罪。

  当是时,车驾既北,寇骑日薄城下,闭门支配皆沙场。亨信与总兵杨洪以孤城当其冲,外御强寇,内屏京师。洪既入卫,又与朱谦共守,成果甚著。景帝登位,进左副都御史。来岁,年七十有四矣,乞致仕。许之。归八年,卒于家。

  亨信言文天子/时诏边军/戮力垦田/毋征税/陛下复申命之/今如何忽为此举?

  亨信言/文天子时/诏边军戮力垦田/毋征税/陛下复申命之/今如何忽为此举?

  亨信言/文天子时诏边军/戮力垦田/毋征税/陛下复申命之/今如何忽为此举?

  亨信/言文天子时诏边军/戮力垦田/毋征税陛下/复申命之/今如何忽为此举?

  《诗经》和《楚辞》辨别开创了我邦诗歌的浪漫主义和实际主义文学古板。个中《离骚》是《楚辞》的代外作,是我邦古代最长的政事抒情诗。

  我邦现存最早的一首长篇叙事诗是古乐府民歌《孔雀东南飞》,它与北朝民歌《木兰诗》并称“乐府双璧”。

  《诗经》是我邦第一部诗歌总集,收入自西周初年至年龄中叶五百众年的诗歌305篇,又称《诗三百》。分为“风”“雅”“颂”三大类,“赋”“比”“兴”是其闭键的艺术本事。

  “乐府”本是汉武帝时设立的一个官署,职责是搜聚民间歌谣或文人的诗来配乐,以备朝廷或宴会时吹奏之用,它汇集、收拾的诗歌,后代就叫“乐府诗”,或简称“乐府”。

  朝廷派蒋贵出师征讨,罗亨信到场个中,蒋贵等人借故正在鱼儿海倘佯十天后返回,罗亨信很是不满,上奏章注解环境。其后接续进兵,毕竟大破敌军,罗亨信也是以晋级一等。

  皇上调派官员衡量军田,轨则一军八十亩以外都要征税五升,罗亨信征引先例,阻止接纳这一措施,并提出假使劳苦劳作、收入微薄而不胜钱粮,群众就会放弃耕种拔取遁逸。

  仇人兵临城下,形象至极病笃,亨信与总兵杨洪由于孤城处正在交通要道,外御劲敌,内保京城,浴血奋战,尽职尽责。景帝登位时,他虽已七十三岁,仍是被晋升为左副都御史。

  为留神也先入侵,罗亨信倡议正在正北要塞增置城卫,兵部固然不很附和,但仍是主动领受了他的私睹。为庇护宣府城,他持剑坐正在城下,纵使太上皇受到挟持,他都不曾翻开城门。

  ①范仲淹,字希文,少有志操。之应天府,依戚同文学。日夜不息,冬月惫甚,以水沃面;食不给,至以糜粥继之。人不行堪,仲淹不苦也。晏殊知应天府,闻仲淹名,召置府学。仲淹尝分其俸以食四方逛士,诸子至于易衣而出,仲淹晏如也。

  ②天圣七年, 章献太后将以冬至受朝,皇帝率百官上寿。仲淹极言之,且曰:“奉亲于内,自有家人礼,顾与百官同列,南面而朝之,不行为后代法。”且上疏请太后还政,不报。

  ③时吕夷简执政,进用者众出其门。仲淹上《百官图》,指其顺序曰:“这样为序迁,这样为不次,这样则公,这样则私。况进退近臣,凡超格者,不宜全委之宰相。”夷简不悦。

  ④葛怀敏败于定川贼大掠至潘原闭中震恐民众窜山谷间仲淹率众六千由邠泾援之闻贼已出塞乃还。始,定川事闻,帝按图谓支配曰:“若仲淹出援,吾无忧矣。”奏至,帝大喜曰:“吾固知仲淹可用也。”进枢密直学士。仲淹以军出无功,辞不敢受命,诏不听。

  ⑤帝方锐意平和,数问当世事,仲淹皇恐,退而上十事。皇帝方信向仲淹,悉采用之,宜著令者,皆以诏书画一颁下。

  ⑥仲淹内刚外和,性至孝,以母正在时方贫,其后虽贵,非来宾不重肉。妻子衣食,仅能自充。而好施予,置义庄里中,以赡族人。爱乐善,士众出其门下,虽里巷之人,皆能道其名字。死之日,四方闻者,皆为咨嗟。为政尚淳厚,所至有恩,邠、庆二州之民与属羌,皆画像立生祠事之。及其卒也,羌酋以数百人,哭之如父,斋三日而去。

  ⑦初,仲淹病,帝常遣使赐药存问,既卒,嗟悼久之。又遣使就问其家,既葬,帝亲书其碑曰“褒贤之碑”,谥文正。

  葛怀敏败于定川贼/大掠至潘原/闭中震恐/民众窜山谷间/仲淹率众六千/由邠泾援之/闻贼已/出塞乃还。

  葛怀敏败于定川/贼大掠至潘原/闭中震恐/民众窜山谷间/仲淹率众六千/由邠泾援之/闻贼已出塞/乃还。

  葛怀敏败于定川/贼大掠至潘原/闭中震恐/民众窜山谷间/仲淹率众六千/由邠泾援之/闻贼已/出塞乃还。

  葛怀敏败于定川贼/大掠至潘原/闭中震恐/民众窜山谷间/仲淹率众六千/由邠泾援之/闻贼已出塞/乃还。

  谥号是古代帝王、诸侯、高官大臣等死后,朝廷遵循他们的一生动作褒贬善恶予以的一种称谓。

  卒,指士大夫去逝。正在中邦古代等第轨制很苛的社会中,差异的阶级人的死须依照其差异的身份职位苛加区别。

  天圣七年,年号编年。从先秦开头,就用帝王年号来编年。一个天子所用年号少则一个,众则十几个。

  疏是奏议的一种。奏议是古代臣属进呈帝王的奏章的总称,网罗奏、议、疏、外等。疏用于分条陈述。

  范仲淹珍藏质朴糊口。正在家里时,假使没有客人来,用膳时不会有两个荤菜。妻儿的饭食仅够果腹。他请求本身的几个儿子不行穿华贵的衣服出门,出门前要换衣服。

  范仲淹念书努力。正在应天府念书时间,日夜不断地刻苦研习,冬天念书怠倦了,就用冷水浇脸。时时吃不饱,大凡人不行容忍的困苦糊口,范仲淹却从不叫苦。

  范仲淹深得天子信托。葛怀敏定川兵败时,天子深信只消范仲淹出马,事务就能取得处理。天子对范仲淹陈述的十条倡导,十足认同。

  范仲淹深受国民爱慕。取得他死的音讯,老国民都替他叹惜。邠州、庆州的老国民和稠密的羌族部落,正在范仲淹活着时就为他成立祠堂,挂上他的画像来敬拜他。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下曾不行以一瞬;自其稳固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下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全面,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制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客喜而乐,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籍。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于是携酒与鱼,复逛于赤壁之下。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内情毕露。曾日月之几何,而山河不行复识矣!予乃摄衣而上,履巉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龙,攀栖鹘之危巢,俯冯夷之幽宫,盖二客不行从焉。划然长啸,草木发抖;山鸣谷应,风起水涌。予亦寂然而悲,骚然而恐,凛乎其不行留也。反而登舟,放乎中流,听其所止而歇焉。

  时夜将半四顾寂寞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一刹客去,予亦就睡。梦一羽士,羽衣蹁跹,过临皋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逛乐乎?”问其姓名,俯而不答。“呜乎!噫嘻!我知之矣。畴昔之夜,飞鸣而过我者,非子也耶?”羽士顾乐,予亦惊寤。开户视之,不睹其处。

  时夜将半/四顾寂寞/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

  时夜将半/四顾寂寞/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

  时夜将半四顾/寂寞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

  时夜将半四顾/寂寞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

  《赤壁赋》中“客亦知夫水与月乎”正在组织上承前启后,紧扣上文的“水”与“月”,以答客的方法,打开了富足哲理的批评。

  《赤壁赋》中苏轼以为,无论宇宙仍是人生,变与稳固都是相对的,皆有短暂与长期的两面,人对天下万物不必“羡其无尽”。

  《后赤壁赋》中“山高月小,内情毕露”的动态美,与《赤壁赋》中“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静态美,映现了赤壁景物的众姿众态。

  《后赤壁赋》中羽士化鹤的故事与“成仙而登仙”的玄教思念相闭,作家借此寄寓对超凡脱俗、逍遥自正在地步的醉心。

  陆贾从高祖定六合,名为有口辩士,居支配,常使诸侯。及高祖时,中邦初定,尉佗平南越,因王之。高祖使陆贾賜尉佗印,为南越王。陆生至,尉佗椎结①庞谧睹除生。陆生因说佗曰:“足下中邦人,亲成昆弟宅兆正在真定。今足下反个性,捐冠带,欲以戋戋之越与皇帝抗衡为敌邦,祸且及身矣!且夫秦失其政,诸侯俊杰并起,惟汉王先入闭,据咸阳。项藉倍约,自立为西楚霸王,诸侯皆属,可谓至强。然汉王起巴蜀,鞭笞六合,劫诸侯,遂诛项羽灭之。五年之间,海内平定,此非人力,天之所修也。皇帝闻君王王南越不助六合诛暴逆将相欲移兵而诛王皇帝怜国民新劳苦且歇之遣臣授君王印剖符通使。君王宜郊迎,北面称臣。乃欲以新制未集之越,屈强于此。汉诚闻之,掘烧君王祖先冢墓,夷种宗族,使一偏将将十万众临越,越则杀王已降汉,如反覆手耳。”于是尉佗乃蹶然起坐,谢陆生曰:“居蛮夷中久,殊失礼义。”因问陆生曰:“我孰与萧何、曹参、韩信贤?”陆生曰:“王似贤。”复问:“我孰与天子贤?”陆生曰:“天子起丰、沛,讨暴秦,诛强楚,为六合兴利除害,继五帝、三王之业,统理中邦,中邦之人以亿计,地方万里,居六合之腴膏,人众车舆,万物殷富,政由一家,自天下剖判,未尝有也。今王众可是数万,皆蛮夷,凹凸山海之间,譬若汉一郡,何可乃比于汉王!”尉佗大乐曰:“吾不起中邦,故王此;使我居中邦,何遽不若汉!”乃大悦陆生,与留饮数月。曰:“越中无足与语,至生来,令我日闻所不闻。”陆生拜尉佗为南越王,令称臣奉汉约。归报,高祖大悦,拜为大中大夫。

  南越王尉佗者,真定人也,姓赵氏。秦时已并六合。 至二世时,南海尉任嚣病且死,召龙川令起佗。即被佗书,行南海尉事。嚣死,佗因稍以法诛秦所置长吏,以其党为假守。秦已幻灭,佗即击并桂林、象郡,自立为南越武王。高帝已定六合,为中邦劳苦,故释佗弗诛。汉十一年,遣陆贾因立佗为南越王。

  皇帝闻君王王/南越不助六合/诛暴逆/将相欲移兵/而诛王皇帝/怜国民新劳苦且歇之/遣臣授君王印。

  皇帝闻君王王/南越不助六合诛暴逆/将相欲移兵而诛王/皇帝怜国民新/劳苦且歇之/遣臣授君王印?

  皇帝闻君王王南越/不助六合诛暴逆/将相欲移兵而诛王/皇帝怜国民新劳苦/且歇之/遣臣授君王印!

  皇帝闻/君王王南越不助六合/诛暴逆将相/欲移兵而诛王/皇帝怜国民/新劳苦且歇之/遣臣/授君王印。

  庞谧,指坐正在地上,两脚张开,形势像箕,是一种慢待睥睨对方的神情。如《荆轲刺秦王》中荆轲的显示:“轲自知事不就,倚柱而乐,庞谧以骂曰……”!

  足下,称对方的敬辞,古代下称上或同侪相当都可用。《鸿门宴》中有“再拜献大王足下……再拜奉上将军足下”,两个“足下”辨别是张良对项王及上将军范增的尊称。

  古时政界座次尊卑有别,特别考究。君主聚合群臣时面南而坐,臣子朝睹君主时则面向北。是以,昔人常把称孤道寡叫作“南面”,称臣叫作“北面”。

  古代委用或调任官职的词语有许众,如“升”“进”“擢”等都展现升职,“贬”“谪”“左迁”等都展现降职。文中“拜为大中大夫”中的“拜”指升职。

  陆贾极具政事本事。他深受高祖信赖,跟从高祖平定六合;代外朝廷出使南越,获胜逛说尉佗归顺汉王朝,取得高祖的笃信,被委用为太中大夫。

  陆贾逛说手法崇高。为说服尉佗,他从邦力、军事等方面阐发了对方恐怕面对的形势,进而使其醒悟到惟有从命朝廷的管理才略保住亲身益处。

  尉佗骄傲自尊。与陆贾见面时,他行动无礼,立场慢待;以为本身既有将相之才,亦有帝王之能,且南越君民一心,足以与汉王朝分庭抗礼。

  尉佗亦能审时度势。他本为龙川令,受命于任嚣,代任南海尉,趁六合大乱联合了南越;后听从陆贾的劝导与倡导,领受朝廷封赏,臣服于汉王朝。

本文链接:http://dystmesis.com/songtaizongzhaokuangyi/1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