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盈盈彩 > 宋太宗赵匡义 >

陈抟定定地看着赵匡胤说道:“看你五官气色

归档日期:05-11       文本归类:宋太宗赵匡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外传陈抟很早就清楚赵匡胤、赵匡义兄弟,而且仍旧看出他俩有金瓯无缺的帝王天气,如“两个皇帝一担挑”“一文钱难倒好汉汉”“弈棋赢华山”“长安会二主”“双日现真龙”等民间传说,说的都是宋朝筑邦前陈抟与赵匡胤、赵匡义交易的故事。这些故事,很难说是信史,要紧是为了神化陈抟,当然也是为了神化赵氏兄弟。

  五代后唐晚年,北方的契丹大肆凌犯华夏,战争扰攘,民不聊生,匹夫流离转徙,拖儿带女纷纷南遁。一天,隐居武当山修炼的陈抟忧心忡忡,裁夺下山看看避祸的公众。正在一条大途上,他望睹一位中年妇女,挑着两个竹筐,一边坐着一个男孩。他一眼就看出这两个男孩非同凡响,有帝王天气,遂慈颜微乐,拦住那位妇女。

  那位疲钝不胜的妇女放下担子,一边擦着汗水,一边怯怯地问:“仙师有何指教?”!

  妇女不解地说:“丈夫正在军中无暇顾及家族,咱们母子三人避祸至此,衣食无着,人命不保,哪有什么福分?仙师为何出此戏言?”?

  陈抟没有众说,拿出些银两,周济那位妇女,让她好好抚育两个孩子。陈抟随后面临过往的人群,启齿吟道:“谁说当今无真主,两个皇帝一担挑。”说完飘然而去。这两个男孩即是厥后的宋太祖赵匡胤和宋太宗赵匡义,那位妇女即是厥后的杜太后。

  一天,陈抟正正在华山高卧,蓦然耳热眼跳,掐指一算,异日的皇帝有难,仍旧来到华山脚下。原本赵匡胤正在梓里打死了人,闯下大祸,官府处处逮捕,他东躲西藏,潜遁至此。陈抟扮装成农人,挑起两筐桃子下山,迎面境遇赵匡胤。

  赵匡胤饥不择食,饥不择食地吃起来。过了一刹,赵匡胤抬开始来,问道:“我吃了众少桃子?要众少钱?”。

  陈抟说:“你这个大汉真能吃,吃了半大筐,没个数。图个吉祥吧,我只须一文钱。”。

  赵匡胤很兴奋,可混身一摸,一文钱也没有。他羞愧难本地望着陈抟,纳首便拜。

  陈抟定定地看着赵匡胤说道:“看你五官气色,有凶祸正在身,比如龙困泥沼,虎落平阳,处正在运气的转移点上。我看你是一条英豪,给你指一条出途,不知意下若何?”!

  陈抟说:“当当代界大乱,自古浊世出好汉。柴荣正正在潼闭招兵买马,你可去投奔他,日后必能大富大贵。”赵匡胤磕头谢恩,辞别陈抟,投奔柴荣麾下,很疾受到柴荣的鉴赏和重用。

  赵匡胤正在柴荣军中,一日闲来无事,蓦然念起恩人卖桃白叟,便跨马提刀,带了不少银两前去华山谢恩。他处处刺探卖桃白叟的着落,可无人晓得。他懊恼当时没有问理会卖桃白叟的姓名住址,只好信马由缰,不知不觉来到了玉泉院。赵匡胤下马走进道观,只睹香烟缭绕,浸静宜人。一位老道从内里迎出来,鹤发童颜,神清气爽。

  第一局老道赢了,第二局老道蓄志输了,说道:“本日有缘相会,咱们到山顶上下棋若何?”?

  老道前头带途,上到东峰,过了“鹞子翻身”,来到一处孤岭的顶端,只睹周围尽是悬崖危崖,深不睹底。赵匡胤连称:“妙哉,妙哉!”!

  两人随即摆好棋盘,对弈起来。一局、二局、三局,赵匡胤局局皆输,越输越急,银子、马匹、战刀全都输光了。老道不肯下了,可赵匡胤却不干,央求再下结果一局。

  赵匡胤身上已无物可输,望远望面前的华山胜景,信口开河地说:“我俩赌华山,我输了,华山全归你。”!

  老道说:“我要输了,把赢你的通盘东西如数奉还。但你赌华山口说无凭,得立字为证。”?

  赵匡胤心念这华山又不是我的,输了又何妨,我若赢了,不就等于一局都没输吗?于是满心怡悦地写下文约,二人又摆好了棋盘。

  这一局赵匡胤下得很讲究,结果仍然输了,无可怎么地说:“你真是圣人,我算服了。”?

  赵匡胤立时懊恼起来,心念我假如是真命皇帝,还未即位就输了华山,这华山自此就不归我管了,太没局面了。他忙伸手去抢文约,不意不光文约没抢得手,反而正在文约上留下了指印。

  陈抟忙扶起他:“君不拜臣,一概不行。”遂将战马、军刀、银两等物品统统清偿赵匡胤,说道:“弈棋如对阵,正在沙场上恃能轻敌,很容易招致腐朽。”。

  从此正在民间散播着如此的歌谣:“山是道家山,树是皇家树。华山不纳粮,禁绝乱砍树。”。

  陈抟正在华山一觉悟来,瞥睹长安上空有两股皇帝气,晓畅赵匡胤、赵匡义兄弟正在长安城勾留,遂骑驴下山,直奔长安。这时赵匡胤、赵匡义兄弟和一位名叫赵普的好好友正正在长安市井上闲荡。

  陈抟翻身下驴,拦住他们,大乐不已,拉着赵匡胤手说:“将军还记得华山顶上的弈棋吗?”。

  陈抟赶紧推卸道:“贫道乃是一介草民,岂敢妄据上座。将军日后当受世界朝拜,仍然将军请。”?

  说完,赵匡胤就正在上座坐下来。赵普由于走累了,任性就正在赵匡胤的左边一席坐下来。依照古代的礼制,这是犯讳的,于是陈抟痛斥赵普说:“你固然有朱紫之相,但只但是是紫微帝星旁边的一颗小老婆云尔,怎敢专擅坐正在左边席位呢!”!

  赵普只好赶忙站发迹,把左席让给了赵匡义。坐定后,四个体畅怀痛饮,相道甚悦。

  后周世宗柴荣病死后,留下年仅七岁的恭帝柴宗训和二十众岁的后周太后,实权掌管正在殿前都点检、归德军节度使赵匡胤手里。

  后周显德七年(960),赵匡胤率兵北征,雄师进至开封以北的陈桥驿。军中善观天象的苗训看到夕晖残照,云气缠绕,空中显示一明一暗两个太阳,便对帐中亲吏楚昭辅说:“你看天上有两个太阳吧,被掩瞒的太阳是后周,现在气数将尽;而发着光明的太阳,即是都点检赵将军,这是改朝换代的征兆。”。

  这个音问正在军中传得很疾,一群部将拥进赵匡胤营帐中,将事先打算好的黄袍披正在赵匡胤身上,跪倒正在地,高呼万岁,此即史书上出名的“陈桥叛乱”。雄师凯旋回朝,迫使柴宗训让位,改邦号宋。赵匡胤于正月初四日正式即位,史称宋太祖,改元筑隆,定都汴梁(今开封)。这应了陈抟“猴虎初四逢”的预言,筑隆元年为庚申年,即猴年,正月是戊寅月,即虎月。当然陈抟的预言很或者是后人附会的。

本文链接:http://dystmesis.com/songtaizongzhaokuangyi/59.html